微信公众号:AlanUX
Weibo微博:@言覃某人
Douban豆瓣:@言覃某人

被解构的传统观念

许多人因为对90后的拜金观念的不认同,甚至鄙视,拒绝看郭敬明的《小时代》。一时间,媒体上也充斥着对郭敬明的道德批判。有趣的是,正当一边70后80后的批斗抵制之时,另一边《小时代》却创造着票房奇迹。这不就是我们这个小时代的写照吗?充满着观念的变革与矛盾,一边是传统观念对新生代尚未成熟的价值观疯狂地压制,另一边新观念带来的现实效益却让持传统观念的人无比艳羡。70后80后正在面对越来越多的关于理想和现实之间的抉择。是放弃理想呢?还是放弃理想呢? 读到这里如果你深表赞同,证明你就是我所说的传统观念的人。很不幸地,你头脑中的传统观念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90后的新观念淘汰,我们受到来自下一代人的观念挑战比我们的父辈多得多,我们将被下一辈人更快地淘汰。这一切并不是我在危言耸听,或许你已经或多或少感受到。

互联网是发生这一切的背后动力,它让一切都变得扁平化。微信一个小小的软件足以撼动三大运营商苦心经营几十年的老大地位。有几个年轻人组成的互联网企业可以迅速成为巨头,淘汰成千上万的传统企业,甚至重新定义一个行业的面貌。虽然这在中国进行得比较慢,但方向确实如此。互联网改变的不仅是行业,也是人。互联网使年轻人比老一辈更高效率,知识面也更加广,但他们缺少老一辈的人生阅历和知识的深度,所以总体上更加浮浅。信息的流通使年轻人知道得更多,参考系更加多元化。传统观念中的人生教条和约定俗成的行为模式,对年轻人来说,根本没有相应的人生阅历去证明其有效性。传统观念在90后看来只是上辈人强加于他们身上腐朽生锈的枷锁。例如,既然老老实实努力工作只能换来平淡辛酸的中年危机,怎么都不及参加选秀节目一夜成名来得快捷,来得光彩夺目,不枉此生。所以努力工作的传统观念并不是年轻人心目中的最佳选择,而只是迫于无奈时的选择。年轻人没有足够人生阅历去判断努力工作是否会让自己生活好过,他们只知道自己和自己的时代有无限的可能性,正如那些年轻人建立的科技巨头,那些通过海选一举成名的李宇春们,那些通过一本小说就畅销成名的郭敬明和韩寒们。谁会想到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    努力工作只是被颠覆的传统观念中小小一例。还有择偶观,择业观,家庭观..... 总之70 80后小时候家庭教育建立起来的观念,将会越来越多得被时代推翻,这将会变成常态。正如剩男剩女,宅男毒女,失业,跳槽,出轨,离婚,中性化,同性恋,炫富,Open,脑残,犬儒,吐槽等等违反传统观念行为一样,将变成常态。如果传统的你现在觉得悲观愤怒或疑惑,那可能这种情绪在你改变观念之前,将很可能伴随你终生。

      

郭敬明的《小时代》与他的小说的强劲市场表现正是因为他精准道出了年轻人的新观念的要义。满足了这一代人的心理需求。很多人认为,这种只不过是这个社会产生的垃圾文化,不值得提倡,甚至觉得这种观念会破坏社会安定。但是不要忘记,就以郭敬明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来看,未来的社会就是由这一批今天被鄙视不靠谱的年轻人来接掌。很可能现在的别骂的脑残群体,未来就是社会的大多数。 历史好像惊人的相似,从孔子说礼崩乐坏开始,每一代人都在说下一代不靠谱,每一代人都感叹人心不古。可事实上,人类难道不是在一直不断进步吗?下一代总是比上一代人活得更加舒适,更加高效率,聪明。这并不矛盾,人类社会总是不停地均等化,社会财富是均等化,人的观念也是,现代人无疑比古人更多想法,观念更开放,道德更加败坏.... 如果用道德来衡量是退步了,但用现代的效率观念来说显然是进步了。既然传统道德是代表保守落后,那么是不是我们都应该完全没节操地生存呢?当然不是,开放的程度如果超过国家机器的约束力,就会造成混乱,一旦混乱便是倒退,就像埃及最近的状态。所以文化思想观念的开放程度其实与国家机器的约束能力成正比,所以你会看到美国一方面各种自由开放一方面公民如此守法,制度如此严密。所有的自由建立在约束基础上。 传统观念与法律制度一样是一种约束力,他们都是保证人的合作的手段。中国的年轻一代毫无疑问将会变得越来越没节操,传统道德观念对于他们越来越形同虚设,但这绝对是一种效率的进步,他们比老一代更具创新能力,想法更多,更个性化,消费能力更强。可是这一切都需要正确的引导,和更加严密制度的约束,才能释放正能量。

      

纵观人类历史,传统观念和生活方式总是随时代发展逐步解构。这就是所谓的“后现代主义化”,现代主义相信绝对真理,统一,标准化,非黑即白。后现代主义正是它的反面,个人化,感情化,多元化,没有绝对正确或错误,评价的唯一标准是合适与不合适。传统观念正是现代主义的价值观,希望人们统一,标准化,稳定,合作。而年轻人则总是时代的后现代主义者,挑战传统,颠覆,却蕴含着进步的力量。苹果公司不就是行业的颠覆者吗?如果乔布斯只会传承诺基亚的传统,可能我们的手机现在还是以换壳为本。美国梦精神解构颠覆了欧洲传统等级观念,精英观念,建立了一个年轻进步的国家。而美国梦并不全是什么高尚的奋斗精神,更重要的是赚钱,豪宅,名车,美女..... 这正是我所说后现代主义的进步力量。几百年后的今天,我们还在批判郭敬明小说电影拜金,还在从道德层面上评价他是否赚黑心钱。要知道赚黑心钱应该由法律来约束,而我们还在用道德。其中道理不言自明。

我并不是觉得郭敬明的东西有多好,他的电影笑点泪点都不能打动我。但我自己不喜欢并不代表我会鄙视喜欢的人,因为我明白不同人有不同需求和爱好,本质上并没有高低之分。批判小时代的人大多是怀有精英主义情怀,认为世上万物都有高低之分,高的有价值,低的好无价值,甚至不应该存在。就像某人认为犹太人不应该在世界上存在一样。这就是典型的现代主义价值观。 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的需求有高低之分,由低层次的“本我”的物质需求,到“自我”社交,自尊,受尊敬的需求,再到最高层次的“超我”认为满足他人需求才能实现自我。显然郭敬明的作品属于满足低到中层次的之间需求,停留在自己的物质满足与自尊满足。而批判郭敬明的人的观点的确是高层次的道德需求,站在关心国家民族发展兴亡的高度,或是高于物质超然的精神审美态度,又或是从小受到的教育让我们认为远离物质的事情才是纯粹的思维定势。这一切可能就是他们鄙视郭敬明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需求层次”的区别让他们有种优越感或正义感。但值得注意的是,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的高低并不代表“存在价值”的高低,这都是人必须经历的阶段,也是都同时具有的。不同的人在不同地域,不同时代,不同年龄的不同需求表现而已。只是在文明程度高,稳定,富裕,受教育程度高的人通常会有更高层次的需求,但是一个高层次需求的人处于落后混乱的环境同样会倒退为低层次需求。不可否认,或许喜欢郭敬明的人很大部分是教育程度较低,家境相对不优越,或是年纪较轻,阅历没那么丰富。他们通常需要郭敬明的作品来满足他们对物质生活的美好想象。尽管这样,没不代表应该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与忽视,也不代表他们的中低层次需求不应该被满足,更加不代表他们没有在社会上存在的价值。  

很多人一看到郭敬明的畅销就迫不及待地定义为世风日下接着就是抵制。至今我仍没看到有认真的人探讨一下他畅销的真正原因。中低层次需求量巨大又是为什么?任何的社会现象都离不开社会环境,我们的环境是城市化程度不高。身处城市中心的人其实只是井底之蛙,在网上发起道德批判的人没有想到,他们自身拥有的高层次需求,审美意趣,教育水平其实并不是必然的。他们的批判更像是精英阶层对草根阶层的鄙视与漠视。有时候我们的确有必要反思一下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传统观念与道德。喜欢批判别人的“精英阶层”普遍拥有高层次的家国情怀,却缺少同理心(同情心)这类人文情怀,同理心的是一种站在他人角度思考,推测他人感受的能力,这不仅是社交的必要能力,也是服务行业的基本素质。但以我的观察,更多人选择把他们的同理心用在与比自己地位高的人的交往上,而对于社会地位低的人却关上大门。所以在交往中同理心通常是单向的。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中国的服务业水平难以提高,因为很多企业常把自身地位至于顾客之上。也很容易解析为何我们没有给服务员小费的传统,因为顾客倾向于觉得服务员是地位低微的,而事实确实如此。很多年前在广州日报上看到一篇“同情心无用论”的文章,这样的文章能在大报社发表,可见这种心态的影响力。郭敬明所代表的消费群体和价值观受到如此猛烈的批判却得不到理解,在这种心态与社会环境下,可以说是必然现象。

作为设计师同理心是必备的素质,只有这样才能发掘潜藏的需求和机会。我明白不能要求其他人也具备同样的素质,但仍然希望我们的社会能够更宽容,特别是对年轻人。

              

                

by Alan.T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表明本文链接

http://alantdesign.lofter.com/post/184b45_736300

评论 ( 5 )

© Alan的UX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